罪疚

出版时间:2011-11  出版社:九州出版社  作者:段慎语  页数:233  

内容概要

袁三混从抗日战场偷跑出来,在回原籍途中进一农家找饭吃,饭后将为他做饭的女子强奸。袁三混回到出生地堤头村,不久,堤头村遭鬼子灭村屠杀,唯三混一人逃出。为了吃饭,参加了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畏死,惧战,后脱离游击队参加了城里专管运输的“二脚行”。通过‘‘二脚行”,进安平寨汉奸家庭严炯家为护家奴。
严炯共五子二女,二子是伪县府秘书,三子是日军宪兵队属下密探,女婿是县维持会会长,是县内挂上号的汉奸家庭;严炯为拢用袁三混,为袁三混张罗娶妻。但严炯又仗势欺人,强奸了三混妻游春草,主仆问开始出现矛盾。
据点日军在严家做客时失一兵,原因是此兵企图强奸农妇被共产党员马敬实杀死。夜间,马敬实得袁三混助,将死鬼子弄进严家大院,放在女厕。严家发现后不敢声张,只能埋在院内。
  ……

作者简介

  段慎语
  1942年出生。当过工人、农民。1987工伤致残,退休在家,退休后二十多年中写了近四百万字的文稿。
《罪疚》是出版的第一本长篇小说。

章节摘录

  一片很大的柏树林,他躲进里面。柏树林里,真真实实地是“伸手不见五指”。可是在柏树林里,他可以看到外面的一些情况。  手电筒亮了,严壮蹲下,在膝盖上写字,写了字的纸,交给了游春草,凭着他练出的眼力,袁三混隐隐约约看见了。可是,他就是看不见严雄。怕死的人看不清阎王在干啥,不敢贸然出来。  严壮和那个人也走了,只剩下了游春草。  出来吗?不出不出。再看看,再看看。命,不是轻易就能捡回来的。游春草往东走去。别往那儿走,往这儿来!袁三混几乎要喊出声,可是他并没敢喊出声,只干着急。游春草摔倒了,半天没爬起来。袁三混真想跑过去,可是并没敢跑过去。游春草靠自己的力量,又站起来。她好像在望,她好像在判断方向,结果往北走去。袁三混心里喜起来:这就对了,这就对了,只要走到柏树林前,我就敢出来了。游春草身子歪歪扭扭,走走停停,终于走近了柏树林。袁三混知道,游春草被严雄打得不轻。那狗日的,身高马大又会武功,一个女人哪经得住他那样打?袁三混发狠,可是只敢伸头往外看,还是不敢走出来,生怕严雄真没走。他吃过这样的亏。老严炯说他三儿走了,自己信以为真充起硬汉来,结果差一点儿没把命丢了。这个严壮,严炯的四儿,谁知道他又玩的啥鬼把戏?游春草扶住一棵柏树干,慢慢地坐了下来,呻吟声袁三混清晰地听到。  看样她腿痛,痛得很。严雄狗曰的….  “袁三混,你狗日的,你算啥男人?”呻吟声中,游春草骂。接着哭了,哭着说:“命苦,那个男人死了,这个男人又是这样的,有人形,没人魂。不想他了,不念叨他了。别说见不上,就是再见上,也不能再跟他过。”  听了这样的话,袁三混一下走出来,走到游春草近身处。“我不是怕吗?谁不怕死?他们都拿着枪……”  委委实实,把游春草吓傻了,差点没把魂吓掉。“谁?谁?鬼……鬼……”  “我,是我。哪儿有鬼?谁见过鬼?都是人,都是人自己吓自己。”袁三混说,蹲下抓着游春草的手,“你摸摸,我是人是鬼?我没跑远,我舍不得你,又回来找你了。”  不是鬼怪,是人。是人,游春草就上气了。  “你是人吗?你算人吗?有你这样的人吗?”连问三声,“你还不如个鬼,鬼也不能像你这样没情没义。丢下女人,自己跑了。”  袁三混半天说不出话。夜太黑,谁也看不到他脸上是啥表情。  其实袁三混心里有些酸痛,有些愧疚了。关口上,不能保护自己的女人,一次一次让别人随便欺负,女人还要这个男人干啥?游春草怪罪,游春草骂,甚至打,照脸两巴掌,都应该。自己忒不是个人了。  “是的是的,我不够人,没人味儿。”袁三混检讨说。  袁三混的检讨像催阵的战鼓,游春草不顾痛伤弹跳起来,啪啪真给袁三混两巴掌,接着就抱住袁三混放声大哭。  “行了行了,你两口子的戏演足味儿了。”柏树林里又走出一个人来,这样说。  走出来的人,是马敬实。  ……

图书封面

评论、评分、阅读与下载


    罪疚 PDF格式下载



用户评论 (总计0条)

 
 

 

300万本中文图书简介、评论、评分,TXT、PDF格式免费下载。 非凡图书网 

非凡图书网(www.feifantushu.com) @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