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民间故事全书.云南.云龙卷

出版时间:2013-1  出版社:知识产权出版社  

前言

春天的故事    对于中华民族来说,21世纪是与中国民间文艺保护的春天一起来到神州大地的。    正如20世纪新中国历史开篇注定要从知识界对民间文艺的关注及其从中寻找现代化的资源与动力开启那样,经济全球化背景下的中国精英阶层乃至普通群众,在新纪元伊始之际亦把深沉的目光投向了中华大地上五千年积淀丰厚的民间文艺遗存:几多焦虑,几多审视,几多期待……    辛巳之春,在送走整整一个世纪的痛苦与欢乐、牺牲与胜利之后,随着4月的和风一寸寸染绿京城的街头,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终于完成了新统帅部的组建,并在冯骥才主席的倡导下作出了用10年时间在全中国境内实施“中国民间文化遗产抢救工程”的战略决策。其内容是对960万平方公里土地上56个民族的民间文化作一次“地毯式”的大普查,最终编纂出版县卷本《中国民俗志》(3000卷)、省卷本《中国民间美术图录》(31卷)、专题集《中国木版年画集成》(20卷)、《中国剪纸集成》(50卷)、《中国唐卡集成》(20卷)、《中国古村落民居集成》(50卷)、《中国服饰集成》(60卷)、《中国彩塑集成》(10卷)、《中国民窑陶瓷集成》(10卷)、《中国皮影集成》(10卷)、《中国民间杰出传承人集成》(100集)、《中国史诗集成》(300卷)、《中国民间叙事长诗集成》(500卷),并命名一大批民间艺术家,建立一系列民间文艺之乡与民间文艺保护基地、传承基地,建设民间文艺数据库。其目的,不外乎是固守中华文明根脉、传承中国文化薪火。    想当初,没有上级的指示,没有企业的支持,没有出版社的承诺,一切都只是一个发生在初春里的梦。于是,多少赞叹如春潮涌起,多少怀疑似涛声依旧,多少讥讽穿行在街巷,多少风险横陈于前路。但是,紧迫感、责任心使我们义无反顾,民间情怀、国家利益令我们坚定前行,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众志成城,誓将梦想化现实。    由于顺应了发展多元文化的时代潮流,也顺应了弘扬民族精神、实现中华复兴的党心、民意,春天的梦想一天天成长:在党的“十六大”报告明确提出要扶持优秀民间文艺及国家级大型文化工程之后,中宣部决定襄助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主持实施的中国民间文化遗产抢救工程。在获得民间文艺界前辈贾芝、冯元蔚诸先生的全力支持后,中国民间文化遗产抢救工程新闻发布会于2003年2月18日在人民大会堂举行,中国民间文化遗产抢救实施工作会议于2003年3月25日至26日在北京正式召开,第一批实施省区及专项随之开展行动。    作为主干项目,编纂出版包括《中国民间故事全书》在内的“中国民间文学全书”从中国民间文化遗产抢救工程动议之初就被提到了议事日程。这是因为:作为这项工作重要基础的“中国民间文学三套集成”工作的组织系统仍然存在;其省卷本编纂工作仍在进行;大多数地区都已编定有关县卷本。我们相信,它定能成为中国民间文化遗产抢救工程的第一批收获。    难忘啊,从1984年起,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当时称中国民间文艺研究会)曾先后动员200多万名民间文艺工作者从事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民间文学普查,先后收集到40亿字的文学资料。其中,包括184万篇民间故事,302万首民间歌谣,748万条谚语,各种专集4000多种。这是一笔多么丰厚的遗产!如今,作为这项工程的最终成果《中国民间故事集成》、《中国歌谣集成》、《中国谚语集成》省卷本的编纂出版正在接近尾声,而曾经主持这项工作的钟敬文、马学良、姜彬等领袖人物却长眠大地,再也看不到这赏心悦目的收获,还有许多民间文艺传人早已作古化春泥,许多“三套集成”工作者从“青青子衿”变成了“白发老翁”。面对这一切,除了继续做好“三套集成”省卷本的后续工作之外,我们还有什么理由能够拒绝编纂出版他们苦苦收集到的民间文学原始资料?    怀着如火燃烧的激情以及对民间文艺事业的忠诚,我们经过两年多的准备,于2004年4月正式启动《中国民间故事全书》专项。那时的杭州,正是“江南草长,落英缤纷,群莺乱飞”,一派明媚的春光。    在实施这项工作的过程中,多少感人的故事就发生在我的身边: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主席冯骥才先生以他作家的情怀与文化领袖的睿智,始终坚持将包括《中国民间故事全书》在内的“中国民间文学全书”编纂出版工作纳入中国民间文化遗产抢救工程,并具体过问它的体例设计、出版、文本审定、封面设计,真正做到了事无巨细、精益求精,自己的文学创作却因此被束之高阁;杨亮才先生是中国民间文艺界的老同志、老领导,他不仅参与了中国民间文化遗产抢救工程的全部策划,而且还主动承担了《中国民间故事全书》的整体设计、并不顾七旬高龄奔走于湖北、云南、山东、河南、河北等地摸底游说,直至回老家部署大理白族自治州12卷示范本的编纂工作;赵寅松是白族文化专家,他任所长的大理白族自治州白族文化研究所并不从属于文联系统,但他在得知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正在主持实施中国民间文化遗产抢救工程后主动请缨,不仅承担了《云南甲马集成》大理部分的编纂工作,而且还以极快的速度、较高的质量完成了《中国民间故事全书》大理白族自治州12卷示范本的编纂工作。他说:“抢救遗产不分内外,保护文化岂等文件经费!”这是他的心声,也是全中国民间文艺工作者的深愿;与赵寅松先生一道为示范本的编纂作出贡献的还有湖北省民协主席傅广典先生及宜昌市民协主席王作栋先生。在他们的主持下,“当阳卷”示范本的编纂亦高速优质,一锤定音。    随着河南信阳文联主席廖永亮、山东枣庄民协主席王善民、内蒙古民协主席那顺、中国民协副主席兼吉林省民协主席曹保明、江苏省徐州市民协负责人殷召义等先后加入到《中国民间故事全书》的编纂工作中来,早日高水平出版这些成果便成为当务之急。也就在这个时刻,经过不断挫折,我们最终与知识产权出版社喜结良缘。该社有胆有识的社长董铁鹰先生与总编欧剑先生、副总编王润贵先生决定投巨资以圆这套“全书”的出版梦。这使我们感到鼓舞,也更使我们坚信中国尚有出版家,而不仅有追逐名利的出版商!促成这段良缘的是一位名叫孙昕的年轻女士。她曾在2002年与2003年两次采访过我,以报道中国民间文化遗产抢救工程在无“红头文件”、无一分钱的背景下组织实施的壮举。那时,她是一名记者。2004年,她从《中国知识产权报》转调到知识产权出版社后的第一件事,就是给我打电话了解这项工程的进展以及有关成果的出版问题。当她了解到我们虽已获中华书局斥资帮助出版《中国木版年画集成》、黑龙江人民出版社出资帮助出版《中国口头与非物质遗产推介丛书》,但《中国民间故事全书》出版维艰之后,决定向本社领导反映抢救工程面临的困难。对此,我心存疑,而被知识产权出版社的出版家们铁肩担大义,断然允诺。    这,都是发生在21世纪春天里的故事。    在这个春天里,我十分荣幸能成为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最高统帅部的一名成员,并奉调协助冯骥才主席主持协会日常工作及中国民间文化遗产抢救工程的组织领导工作。可以说,这四年里。我是与中国民间文艺的梦想一起不断成长的。尽管衣带渐宽、双鬓初霜,我与我的同仁们却无怨无悔,抱诚守贞,一直执著于为祖国文化遗产的保护、传承、创新、发展而努力。这是因为我时刻听到来自田野的呼唤:暂先放下你的寸管,作民间文化遗产的抢救与保护;我亦不断被冯骥才主席对国家文化命运的关切所震撼:暂先离开你的书斋,走到人民群众中去。是的,暂先放下,是为了永远拿起——学术;一时离开,是为了不朽的存在——人民文化。    在这部洋洋3000卷的《中国民间故事全书》即将问世之际,我觉得有必要对这项工作的缘起与经纬作一些简单的诠释。    关于名称  《中国民间故事全书》名副其实。它之所以以“中国”相冠,表明其中所收作品遍及内地及港、澳、台地区。港、澳、台地区民间故事作品入“全书”是藉台湾中国文化大学教授金荣华先生之力才得以实现的。这在“三套集成”时代是不可能、也是没有做到的;所谓“民间故事”沿用的是《中国民间故事集成》中所使用的广义性概念,它泛指一切散文体民间口头创作,包括神话、故事、传说之属;“全书”之称,因它基本反映了中国民间故事的基本情况而定,它的确在内容、形式、地域、民族、体裁、题材等方面都比较全面、客观。以它的编纂出版为标志,中国民间故事的形象将不再残缺星碎、模糊不清。    关于关系  中国民间文化遗产抢救工程与“中国民间文学三套集成”工作有千丝万缕的联系。我在中国民间文化遗产抢救工程工作会议上的讲话《精心组织实施、全面开拓创新》中即已作过明晰的阐释:“‘抢救工程’与‘中国民间文学三套集成’同是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主持承办的民间文化工程。‘抢救工程’是‘三套集成’工作的一种继承与延续,也是对‘三套集成’工作的一种拓展与深化、发展。两者之间既有联系、又有区别,但其抢救保护民间文化遗产的精神是一致的。在文学意义上,‘抢救工程’是对‘三套集成’的范围扩充,增加了史诗、民间叙事长诗;在艺术意义上,‘抢救工程’增加了民间工艺美术,为‘中国民间文艺十套集成’中缺少的相关部分作了‘补天’;在文化意义上,‘抢救工程’把‘民俗文化’作为重点工作之一,力求一网打尽,理清了民间文学与民间艺术存在基础的关系。在‘抢救工程’实施过程中,还将最终完成‘三套集成’工作的遗留问题,不仅争取出版《中国民间文学集成》,还将对历时20年的‘三套集成’进行总结、评奖,并探讨有关资料的活化与应用问题。”    也就是说,在最初的创意之中,周巍峙主席所主持的“中国民间文艺十套集成”工程之组成部分“中国民间文学三套集成”县卷本是拟在中国民间文化遗产抢救工程中以《中国民间文学全书》的形式加以编纂出版的。后来,由于经费方面的原因,不得不改弦易辙,决定先编纂出版县卷本《中国民间故事全书》,歌谣、谚语、史诗、民间叙事长诗等则留待今后再相机启动编纂出版。显然,《中国民间故事全书》的编纂出版并不是平地起高楼,也不是刻意另起炉灶,它基本属于“三套集成”《中国民间故事集成》县卷本资料的系统编纂出版。    关于原则  在2004年3月26日至28日召开的“中国民间文化遗产抢救工程推动会议”上,我受主席团的委托,作了《用优异的成绩编好(中国民间故事全书)》的报告,对编纂出版这部“全书”提出了以下原则:1.分批实施、推进,用五年左右的时间完成全部编纂出版任务;2.示范本先行,先编云南大理白族自治州12卷示范本及湖北省当阳卷示范本;3.对未编过县卷本的地区进行普查并编纂县卷本;4.对已编纂县卷本但未作过普查的地区进行普查,以补充原有县卷本资料;5.对已作过普查并编有县卷本的地区进行补充调查,以丰富原有文本;6.对已有少数民族文字县卷本进行翻译并补充有关资料,以编成汉语县卷本;7.制定体例及出版方案,进行统一编纂及集中出版;8.成立从中央到省、市、县的四级领导小组、工作委员会、专家委员会领导此项工作。虽然进度不一,但一年多来这项工作始终是按此原则实际进行的。    关于动机  我们的最初动机是:1.中国民间文化遗产抢救当然包括对民间文学的抢救,抢救性保护是一个永恒的话题:2.大量的信息表明,由于种种原因,从1984年起被搜集到的民间文学资料正面临着各种厄运:或佚失无存,或藏诸私家,或变卖造纸,或鼠啮虫蛀,或风雨侵蚀,必须加大对它们的再抢救:3.通过《中国民间故事全书》的编纂出版,为日后编纂出版《中国歌谣全书》、《中国谚语全书》、《中国史诗集成》、《中国民间叙事长诗集成》等积累经验,并最终完成“中国民间文学三套集成”各层级卷本的全部编纂出版;4.为方兴未艾的故事学、传说学、神话学及类型学、母题研究等提供最生动的资料,推动这些学科的发展进步;5.强化民间故事作品的社会应用,使之在人文精神建设、学术建设、道德建设、和谐社会建设、文艺建设、文化产业建设等过程中发挥应有的作用……    亲爱的朋友,《中国民间故事全书》摆放在您的案头并正一天天增高的今天,也正是全中国民间文艺工作者为您祝福、供您享用的盛大节日。为了这一天,我们付出了我们应该付出的一切;为了这一天,我们为自己的正确抉择、坚定信念、审慎工作而感到自豪。    自豪,来自人民群众的伟大创造!    光荣,展示了精神家园守望者的无私与智慧!    我们确信,春天的故事永远没有结束,她只会延伸为一次又一次秋天的收获。    2005年8月13日酷热中    于北京潘家园寓所

书籍目录

大理山茶别样红(代前言) 神 话 观音治牛 玄天 洪海一 观音度文昌 观音卖桃子 观音庙 人为什么会说话 狗氏族 传 说 龙的传说 志奔山龙王 阿波潭 金鸡和黑龙 龙三公主 天池 附录 天池 龙女和阿果 欧铁匠梦游龙宫 云龙塘 附录借碗盏 智斗小黑龙 二龙抢宝 龙的老友 本主传说 白岩天子 本主观音 杨秉哲智斗土司官 狩猎神 本主大黑天神 白石村本主 阿奔祭本主 风物、习俗传说 没搭成的桥 麻草鞋 羊生日 母猪精 “七月半”的来历 金搅银饭,龙须虎眼汤 张果老激鲁班 张果老做贼 吕洞宾踩飞龙桥 弼马温偷荞种 哑泉和媳姑坝 张飞和曹叶娥对哑谜 铁匠工具的来历 故 事 地名故事 豆寺村 太极锁水 诺邓盐井的来历 牛过滩 马会坪的来历 白羊场 白羊场的由来 一驮和九十九驮 筷桃 马鞍山土地——自身难保 唐古拉山 文人故事 马翰林的故事 惩罚土地山神 买书 艳遇 巧遇乾隆爷 镇妖龙 孔雀胆 附录 马锦文的故事 杨名扬的故事 六月君王 子路一转 充军 断案 少对 幻想故事 尼松 回龙潭 梭罗塘 鹿含草 蛤蟆和耗子 生活故事 大脖子挂给你 偷谷穗 后悔药 惩逆岩 两老友 狗驸马 状元楼 口弦的由来 银戒指 一碗水 雷公电母 月亮和木瓜树 鬼的故事 杨道士除妖 除妖记 斩蛇妖 断地脉 山神为什么没有老婆 仙人打歌 找哥雀 独奶母猪 藤子精 …… 笑 话 附录一故事家小档案 附录二未收入本卷的主要作品篇目 后记

章节摘录

版权页:   羊生日 农历六月二十三日为什么叫羊生日呢?有这么一个传说: 很古的时候,有个放羊人给羊主人在深山老林里牧羊。他养了一条狗,很通人性。白天同他一块牧羊,夜里和他头靠头地睡觉。每隔三五天,放羊人便叫狗回羊主人家驮来包谷面、荞子面来煮着吃。可是,有一天,狗驮粮回来的路上被老虎咬吃了。 放羊人失去了驮粮的狗,肚子饿了只得杀吃羊子。他每杀吃一只羊,都把羊骨头包在羊皮里,埋在一个大山箐里。 日子一天天过去,羊子一天比一天少,最后全杀吃光了。 一天,羊主人上山来察看他的羊群,一个也没有见着,就问放羊人:“羊子都放到哪里去了?” “山箐里。”放羊人回答。 放羊人领着羊主人来到埋羊皮、羊骨头的地方,从一棵树上摘下一片叶子吹起来。随着清脆的叶子声,山箐里起了一阵大风,吹得树叶子唰唰地落下来。紧接着,一群群山羊和绵羊不知从哪儿钻了出来,把放羊人和羊主人围了个里三层外三层,连气也透不过来。 俗话说:“山羊不满九百,绵羊难足一千。”超过这个数字,就养不顺,还会有祸事呢! 羊主人急了,一把从放羊人的嘴里把叶子抢来,丢在地上。谁知,地上也冒出了一大群羊子。 后来,放羊人和羊主人数了一下羊子,不多不少,山羊整整的九百个,绵羊刚好一千只。 这天是农历六月二十三日,后人便把这天叫做羊生日。 母猪精 凤凰山下杏花村,三面临水,一面靠山,山清水秀,村子里居住着张、王、李、赵等千余家,数千口人,过着安乐平静的生活。 有一年,村中一豪绅听说凤凰山中有一个金雀,便起黑心,命令数十名狗腿子上山去抓,金雀没抓到,反而触怒了凤凰山主。原来这只金雀是凤凰山主的幺女,平日疼爱万分。这一日陪女儿游玩,忽被这群歹徒追赶,心中十分气恼。于是,令其女儿下凡变成“母猪精”,专吃杏花村独姑娘,以示惩罚。还令杏花村民在凤凰山上立了一个“金雀寺”,每年冬至节,要杏花村民选一个年满十八岁的漂亮姑娘送到庙中,将女子捆在柱上。可保全村平安,否则就下山横扫三天三夜,鸡犬不留,于是,杏花村民每年冬至节前三天,就将全村年满十八岁的独姑娘强行集中,由一长者拿着签筒,姑娘们每人抽一支,谁抽着,谁就被送到金雀寺中给母猪精吞吃。到冬至节这天上午,杏花村各户人等点着香火,敲锣打鼓结队送姑娘上山,由一长者把姑娘捆在柱上,众人焚化纸火,依依不舍地同姑娘告别。就这样,一年又一年,不知有多少姑娘被残害。杏花村养独女的人户,都要到女儿过了十八岁这一关后,才能把姑娘许配人,多少年这里流传着这样一段民谣:“杏花村里风景好,可怜姑娘命如草。要过十八生死关,才能去把婆家找。” 又一年的冬天到了,这一年抽着签的是赵大顺夫妇的独生女赵秀英。赵大顺自幼丧亲,七岁就当牧童,年满三十才娶妻,赵大顺的妻子阿花也是个孤儿,生在桃花岭寨,靠讨饭度日,后来到杏花村一大豪绅家当丫头,赵大顺也在这家当长工,两人碰巧在一起,日子长了互相爱慕,但却成不了家。赵大顺三十岁那年的夏天,东家的大少爷无事游玩落水,赵大顺把大少爷救了,俗话说:“救人一命,如获千金”。八月十五中秋节恰逢东家老爷的六十岁生日,众豪绅前来拜寿,酒席间,一豪绅提议为大老爷祝福。

后记

云龙县位于滇西澜沧江纵谷区,东经98°52’—99°46’,北纬25°28’—26°23’之间。东连洱源、漾濞,南领永平、保山,西靠怒江,北接兰坪、剑川。总面积4 400.95平方公里。县城石门镇距州府大理市158公里,距省会昆明市518公里。    西汉元封二年(前109年)设比苏县,属益州郡。东汉永平十二年(69年)属永昌郡。唐(南诏)分属永昌、剑川节度。宋(大理)称云龙赕。元设云龙甸军民总管府。明清称云龙州。民国二年(1913年)改州为县。1950年属大理专区,1956年属大理白族自治州。    云龙县辖石门、漕涧、旧州、白石4镇和团结、关坪、果郎、检槽、长新、宝丰、表村、民建8乡,共87村(居民委员会)。    2002年末人口197293人,其中少数民族人口168017人,占总人口的85.16%。    云龙,地处著名的世界自然遗产三江并流风景名胜区南端。横断山的两大山脉云岭、怒山及两大国际河流怒江、澜沧江纵贯全境,形成江河纵横、山高谷深的地貌特征。    云龙也是进入怒江、澜沧江两大峡谷的大门,是我国山地白族居住最为集中的地区,以云龙为中心,大理州、怒江州、保山市等三地州8个县(区)的山地白族在几千年的历史长河中与其他山地民族交融,形成了丰富多彩、独具一格的山地民族文化。而在云龙这块4401平方公里的沃土上,则出现了8个民族世居繁衍共建家园的局面。由于历史和自然的原因,现代工业文明和商品经济对云龙山地民族文化影响甚微。在云龙广袤的山区仍然保存着大量山地民族原生态的文化遗存。这些文化遗存可以从一个个侧面折射出云龙山地民族文化的厚重和多姿,她说明了一个基本的事实,就是云龙虽然地处边远,但在两千多年中没有昏昏沉睡,在滇西北地区的不同历史时期,她总以自己独特的方式表现着自己绚丽多彩的文化。而云龙的民间故事就是这些种种文化中不容忽视的一块宝藏。它以纯民间的、口口相传的方式,为我们演绎了我们的先民们怎样在这片土地上繁衍生息,怎样谱写民族团结和社会进步的壮美篇章。是云龙悠久历史的又一有力佐证。    能够全面地收集和整理云龙的民间故事,使这一丰富多彩的民族文化遗产得以保存。一直以来都是云龙县文化工作者的一个美好愿望。而云龙的几代文化工作者也都曾为此作了不懈的努力,先后于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期以手刻蜡纸油印、铅版油印的方式出了三册云龙民间故事集。虽然有很多资料,但终因资金、人力等方面的原因,有近十年的时间没有再出过专辑。只在《云龙文化》中部分刊载。适逢国家为了抢救民族文化遗产、弘扬民族民间文化而花大力编辑出版《中国民间故事全书》,而其中就有《云南省大理白族自治州·云龙卷》,这无疑是一个极好的契机。于是在县委、政府的重视下,在县委宣传部的大力督导下,云龙县文化体育局倾力在民间进行了广泛的收集和整理工作。现在这本书终于要和读者见面了,这是读者之幸、也是云龙之幸。这本书收灵了云龙境内十二个乡镇的各族民间故事,有创世神话、民族起源、本主起源、民间传说等等。故事内容上及神鬼朝野、下及民间草莽,花鸟虫鱼。无一不反映了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和创造,以及对壮美山川的赞美和挑战。    成书之际,首先要感谢国家提供这次结集出版的机会,感谢大理白族自治州白族文化研究所同志们的指导和帮助,感谢他们付出的艰辛。各乡镇党委政府及战斗在第一线千辛万苦做收集工作的人员,也付出了辛勤的汗水。所有这一切,最终促成了此书的编定。在此,谨再次致以谢意!并希望藉此推动云龙的民族民间文化抢救工作,使我们优秀的民族文化遗产得以保存并发扬光大!    编  者    2004年9月

编辑推荐

《中国民间故事全书:云南•云龙卷》由北京知识产权出版社出版。

图书封面

评论、评分、阅读与下载


    中国民间故事全书.云南.云龙卷 PDF格式下载



用户评论 (总计0条)

 
 

 

300万本中文图书简介、评论、评分,TXT、PDF格式免费下载。 非凡图书网 

非凡图书网(www.feifantushu.com) @ 2017